手机自动报码开奖直播现场

吉峰科技:揭债还债 窟窿还在

发布日期:2021-06-16 09:30   来源:未知   阅读:

  借款5000万、转让子公司股权缓解流动性危局……“国内最大的农业器械化企业”(300022)换了东家,打法上却还是“熟悉的配方”:拆东墙补西墙、啃着农补艰难续命。

  没有农机行业经验却工于资本运作的新东家能否带领深陷债台、主营迟滞的实现“困境反转”?在理想与现实之间,市场留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6月2日,农机上市公司吉峰科技公告称,公司于6月1日召开的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向控股股东借款暨关联交易的议案》和《关于转让子公司股权的议案》。

  根据公司生产经营的需求,为支持公司贷款周转,解决公司目前流动性依然紧张的需要,公司拟向控股股东四川特驱教育管理有限公司借款,借款最高额不超过5000万元,在借款最高额度范围内,可滚动使用。同时,公司拟通过转让子公司股权获得现金,缓解流动性紧张的局面。

  关于此次借款,公告显示,自每笔借款实际出借之日,吉峰在90日内(含90日)归还的,则该笔借款按年化利率8%计收利息;超过90日的,按年化利率12%计收利息。

  而从剥离的子公司成都铁马工程机械有限公司与吉峰科技的渊源来看,该子公司系2014年吉峰长城为对吉峰科技应付往来款的抵偿标的,当年评估价值1626.26万元。而今长城公司以2707.99万元提前赎回成都铁马的全部股权及债权,采用分期付款方式,2021年6月12日前支付500万元,此后每月支付73.6万元,直至2023年12月12日前付清。

  值得关注的是,去年10月26日,将子公司广安吉峰100%股权以130.63万元转让;一个多月后,又将子公司天水吉峰51%股权以558.8万元转让。8个月时间内,吉峰科技“三卖其子”,成交金额累计达到3397.43万元,超过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50%。

  今年4月30日吉峰科技第五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选举汪辉君为公司董事长,王新明为公司副董事长,李勇为非独立董事,陈思源、杜金岷为独立董事。公开资料显示,汪辉君为吉峰科技大股东特驱教育实控人汪辉武的兄弟,而王新民1994年进入吉峰科技,1998年起即任公司董事长。

  值得关注的是,在吉峰科技易主特驱教育前后,公司披露的部分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届满离任的公告及后续补充公告显示,李亚峰、李超从原“不再担任公司执行总经理职务”、“不再担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到“不再担任任何职务”。

  与此同时,付华不再担任公司财务负责人职务;非职工代表监事李玉英、谷鹏离任并不在公司担任其他职务,独董潘学模、吴军旗离任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事实上,公司易主后,对原有董监高进行洗牌是惯例,但众多在公司执业多年、具备丰富经验的老员工相继离任也不难看出,其对公司发展前景的焦虑与失落。财报显示,从2018至2020年,吉峰科技员工数量从1270人减少到1153人再到1010人。

  业内人士告诉《金融投资报》记者,农机行业当前竞争白热化,但人才跨行业流动较少,大部分具备丰富行业经验的农机人才离职后自立门户或另寻他家,都会带着资源成为原企业的竞争对手。

  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农机行业强势触底反弹,全国规模以上农机企业共实现营业收入2700.37亿元,同比增长7.39%,业务增幅在整个机械行业中遥遥领先,主要农机产品产量绝大部分实现增长,行业利润同比増长21.64%,亏损企业亏损额减少14.22%。

  “农机市场滑入低谷中,有的上市公司在寻求跳出农机业务,向其它领域和多元化发展;而其结果恰恰是,不仅拓展的业务进展不顺,农机主业优势地位也明显弱化,市场竞争力降低。”有市场分析称,在农机市场普遍回暖下,吉峰科技控股有吉林康达这样可创造亿元利润的企业,可照旧又是出现大幅度亏损,一季度持续亏。

  “上市后的并购都在农机赛道里折腾。”另有分析称,吉峰科技是贸易型企业,就向上游并购了一系列主营农业机械的研发和生产企业,认为自己是“强化了公司产业链布局”,结果是全军覆没。

  另一方面,近期刚刚履任吉峰科技的董事李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公司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农业机械化企业,同时也是目前国内唯一农机流通上市企业,在全国市场占有率1%左右。对于四川特驱如何整合教育资源赋能公司主营业务问题,李勇表示,因为四川特驱从事的是职业教育业务,拥有一支高素质的师资队伍,可以将培养农业机械、农事服务人才纳入特驱教育的业务范围。

  财报显示,吉峰科技摊薄净资产收益率从2019年3月起,已连续9个报告期为负值;销售毛利率从2018年的16.3%下降至2019年的15.43%再下降至2020年的14.91%。

  “从公司业务看,目前农机行业仍然处于供大于求的现状,地区经销商竞争白热化,农机销售的盈利能力继续减弱。”上述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主营增长迟滞的背景下,若仅靠借债和售卖资产、农补等方式为继,吉峰科技的复兴还显得遥遥无期。